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迎来秋后首场降雪

10月11日,行人在呼中区街头拍照。新华社发(冯宏伟 摄)

新华社哈尔滨10月12日电(记者马晓成)记者从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多地获悉,11日,漠河市、呼中区等地迎来了今年入秋后的首场降雪。虽然大兴安岭地区的降雪时间比国内许多地方要早,但是相比去年还是迟了些。

连日来,漠河市气温持续走低,最低温度在零下5摄氏度左右徘徊。11日一早,漠河市迎来入秋后的首场降雪,相比去年,首场雪足足“迟到”了26天。雪花飘飘洒洒从天而降,整个漠河市都笼罩在白色的雪幕中,行人们换上了厚厚的冬装,私家车也纷纷换上了雪地胎。

但只看快手、抖音本身,遗憾的是,绝大多数VC/PE都错过了这场上市狂欢,这只是红杉资本、顺为资本、五源资本(晨兴资本)等少数几家机构的盛宴。

“抖快”竞争,一路打到IPO

10月11日,雪花飘落在漠河市街头。新华社发(王景阳 摄)

按目前的汇率,500亿美金合3875亿港元,可以排到所有港股上市公司的第20位,高过中石化、比亚迪、交通银行、万科H之前。

10月26日,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考虑推动抖音业务单独赴港IPO,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在考虑部分业务上市计划,但还没有最后确定。就在三天前,快手计划于2021年Q1赴港IPO的消息刚传出。

2018年将Slogan改成“记录美好生活“之后,抖音不断加强对下线市场的渗透,如今用户数量逆袭快手就是这一战略的阶段性结果;而快手则从去年开始品牌全面升级,包括签约周杰伦、买下A站、签约春晚等,从“农村”包围“城市”,杀入抖音的基本盘。QM数据显示上半年快手月活同比增长26%,缩小了与抖音的差距。

“抖快”双雄上市,机构退出盛宴

目前短视频行业在中国移动互联网渗透率超过70%,抖音和快手用户数量层面的竞争接近尾声,下一个战场是货币化和生态的精细化运营。IPO这一战之后,“抖快”即将驶上收入增长PK的快车道。

虽然如今已经成为日活数亿的超级平台,但最初的基因依然影响着今天的快手和抖音。

降雪导致道路湿滑结冰,能见度降低,为确保行车安全,漠河市交通警察大队组织警力上路疏导交通,并通过微信平台等发布路况信息。路政、环卫等部门也及时针对降雪调整工作方案,保障降雪天气下林区百姓正常生产生活。

从成立时间、团队背景,到用户定位、产品形态,抖音和快手创立之初就有着巨大的差别,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团队绝对想不到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行人行走在漠河市街头。新华社发(王景阳 摄)

抛开竞争博弈心理,当下也是快手和抖音最好的IPO时机。

根据媒体报道,快手上市后的市值将达到500亿美金。字节跳动虽然没有公布抖音上市地点和估值,但综合多方消息来看,赴港并达到甚至超过快手的市值是大概率事件。

这个市值还排在港股互联网公司的第7位,仅次于阿里(6.45万亿港元)、腾讯(5.38万亿港元)、美团(1.54万亿港元)、京东(9890亿港元)、小米(5273亿港元)、网易(4689亿港元)。

相比之下,抖音成立的时间要晚上很多,2016年9月抖音前身A.me才刚刚上线,并于2016年12月更名为抖音短视频,当时快手已经是日活高达4000万的热门App。但此后凭借字节系的资源,抖音加速超越,到2018年年中时抖音宣布日活破1.5亿,已经与快手并驾齐驱,如今用户数量上更是超过后者半个身位。

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抖快”不论是流量还是广告收入都有比较大幅度的提升,再加上股市也处于高点,此时IPO能得到一个更好的定价。

根据CVS投中数据,快手成立以来一共经历了10轮融资。除了最早拿过一笔五源资本(晨兴资本)领投的天使,红杉、顺为、DCM、DST都是快手较为早期的投资人,如果一直没有退出,当年的投资都有几十到上千倍不等的回报。

“抖快”抢攻IPO,一方面是为争抢“短视频第一股”;另一方面也是到了登陆二级市场的好时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16年开始BAT不断加持快手,也是出于对抗抖音和字节跳动的考虑。成立至今,抖音一直未向字节以外的外部机构融资,但作为字节系产品的第一个上市公司,字节跳动的股东依然是最大的赢家。

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开始并不是做短视频,只是创始人程一笑个人开发的GIF动图制作软件。直到2013年快手才转型短视频社区,并在引入时任百度凤巢架构师的宿华担任CEO后高速增长,2015年1月日活破千万、2017年12月日活破亿,成为短视频的领军App。

而在2016年短视频逐渐变成风口后,普通VC逐渐失去了参与快手的机会,BAT和像CMC这样的产业基金逐渐成为快手每轮牌桌上的常客。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D轮才进入快手的腾讯,此后连续四轮加持,目前已经是管理层外最大的外部股东。

一路打到IPO的抖音和快手,在出发之际或许没想到会如此相遇。

投中网统计发现,有意思的是字节跳动的早期投资方与快手高度重合,包括五源资本(晨兴资本)、顺为资本、DST、红杉中国都同时是字节和快手早期的投资方。

短视频是4G时代最成功的互联网应用之一,根据QuestMobile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截至2020年6月,中国短视频行业月活达到8.52亿,用户时长份额近20%,是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互联网应用。其中抖音和快手月活分别达到5.1亿和4.2亿,遥遥领先市场的其他玩家。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用户红利见顶的情况下,抖音和快手逐渐趋同。

11日凌晨,有着“中国最冷小镇”之称的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降下了秋后的首场降雪。早上醒来,呼中区的居民们就发现,群山被白雪覆盖,大地一片银白,前两天还浓郁的秋景,变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据呼中区气象局监测,到11日上午8时,降雪量达到8毫米,部分地区积雪厚度接近6厘米。

在这之中,连续踩中字节跳动和快手天使轮投资的五源资本(晨兴资本)无疑是最大的赢家。根据张斐的说法,五源在快手的case上,以区区200万人民币换取了早期快手20%的股权(后来一半的股权让给宿华)。今天看来,这笔投资可以称为中国创投的奇迹之一,即使多轮融资后稀释到原来的一半,五源这笔投资仍然将在快手上市后获得超过25亿美元的收益,投资回报率超过8000倍。

抖音是典型的字节系产品,整个生态像一个巨大的公域流量池,不论是拥有1000个粉丝的网红还是1000万个粉丝的网红,都依靠平台分发流量。而快手则是典型的私域流量,头部主播掌握着平台大部分的流量,以至于形成了今天的老铁文化、家族文化。

相比于市值这个数字,更令人振奋的是,抖音和快手创造了好几个第一。港交所继蚂蚁集团之后,再次迎来中国顶尖互联网公司IPO,某种程度意味着纽约不再是中国互联网IPO的唯一选择,不论是机构还是创业者,都有了更多的选项。

抖音最开始想做的,是音乐短视频社区。幸运的是,抖音赞助2017年《中国有嘻哈》带起的音乐热,极大推动了用户增长,并帮助抖音成功破圈。而字节中台支持+海量投放拉新的打法,也让抖音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用户积累,并完成对快手的逆袭。

99%的投资机构错过了短视频这个赛道,但随着行业游戏规则的改写,牌桌入场资格的提升,投资人更需要担忧的是错过下一个抖音和快手。

快手最初找到的痛点,是下沉市场用户的表达需求。五源资本(注:原晨兴资本)合伙人张斐在快手研究院出版的《看见的力量》一书作序时分析称,快手早期并不投放市场广告,更多依赖用户自主传播。当初之所以能爆发,是因为快手满足了年轻人表达和拓展自己交际圈的需求,尤其下沉市场用户一直游离在当时的主流社交平台之外,这也是快手得以在短时间内深入到三四线城市的原因。

背景的不同,决定了二者“0到1”的过程有着极大的不同。

另一方面直播带货让“抖快”生态商业化进程大大加快,双方都不想错过良机,对于需要重资产投入的电商业务,此时上市也能储备更多弹药。

在商业化道路上,二者也是针尖对麦芒,从直播带货到游戏、教育,双方在每一个领域的竞争中你追我赶,而IPO,只是这种竞争在资本领域的又一场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