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克肖对手全都在买人曼联不引援肯定没戏了

曼联新赛季开局就表现低迷,球队左后卫卢克肖称,球队需要引援,也需要更多时间磨合。

卢克肖说:“我们有一支非常出色的球队,但我觉得我们需要引进更多新球员来提升球队。新援能够帮助球队前进,我们的对手都在买人补强,想要跟上他们,我们也需要这样做。”

“以前,田文军跟着赵国豪混,后来田文军生意起来了,赵国豪又跟着田文军一起做。”上述董事说,德御系入股阳泉商业银行后,德御系曾经想大面积改换银行管理层,但监管部门没有批准。退而求其次,便安排自己人实际参与银行工作。一份阳泉市商业银行的通讯录显示,赵国豪时任阳泉商业银行副董事长,6位董事监事中,魏坤和李海江的名字还出现在德御系企业的员工名单上。

阳泉商业银行如今的危机与德御系密切相关。2016年,阳泉商业银行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风险处置。截至2016年末,阳泉商业银行前四大股东龙跃实业、中煤兴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晋中鑫科源农贸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1.17%股权,第五大股东阳泉煤业集团持股比例为10.77%,第六和第七大股东山西百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和柚实业分别持股5.59%。

德御系这种资本运作风险大,不可持续。据财新报道,龙跃实业在2017年就出现大额融资风险,融资额高达360亿元。2017年,山西省为此成立风险处置小组,引入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参与重组德御系债务。到2019年9月末,将龙跃实业的融资压到117.14亿元。

最引人关注的是,这次增资入股的股东与德御系密切相关,也彻底改变了阳泉商业银行从城市信用社重组改制以来的股权构成格局。前七大股东中,有四家属于德御系企业,合计持股33.52%。其他三家股东,除了国企阳泉煤业,另外两家企业与德御系也有紧密联系——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和中煤兴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都是赵国豪。

“挤兑”风波背后的乱象

据新华社,印度总理莫迪15日在首都新德里发表讲话,表示希望国家尽快取得抗击新冠疫情的胜利,并称印度将大规模生产本土新冠疫苗。莫迪在印度独立日当天发表讲话说,目前印度有3种本土研制的新冠疫苗分别处于不同试验阶段,一旦这些疫苗被批准,印度将进行大规模生产。他强调,印度疫苗生产基础设施已准备就绪。

对于这些中小银行来说,德御系可以说是白衣骑士,为银行增加了注册资本,也消化了银行部分坏账。但这位资本大鳄看似良善,实际所求更多。入股银行之后,德御系通过质押银行股份获得大量融资,通过资管计划向德御系公司输血。以潞城农商行为例,德御系除了上述15亿元违约的资管计划外,还多次将手中的银行股权质押。

德御系引发的金融震荡持续发酵,今年7月,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潞城农商行)15亿元信托案浮出水面,扑朔迷离,将德御系推到了台前。

2丨天津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来自乌兹别克斯坦

“近日从相关媒体获悉,公司可能涉及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7月7日,仁东控股公告称,公司从广州中院提取的起诉状及涉及公司的相关资料后,才知道起诉经过。仁东控股为近年来A股市场上的黑马,其主营业务涵盖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等金融板块。

7月20日,中纪委官网披露,原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7月19日,山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省政府金融办)原党组书记、局长(主任)竟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潞城农商行的诉讼揭开了德御系典型的资本运作套路:先是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通过对外投资或并购重组变更主营业务,给上市公司改名换姓,促使公司股价一飞冲天,德御系择机减持股份或者将其质押获得更多融资。

贷款各方爆发口水战的时候,晋中榆稼资金链已断裂。《中国新闻周刊》获得一份落款为今年5月13日的资料显示,晋中榆稼从民生银行太原分行曾贷款7350万元,每月需要归还银行30万元的贷款本金。公司称因为新冠疫情影响,经营困难,资金紧张,今年2月起已经连续还款逾期。

当时,阳泉商业银行发生了部分储户集中提取存款风波。“挤兑”事件后,为了尽快平息事态,当地人民政府、地方人行和银保监分局、阳泉市商业银行均贴出公告。6月17日下午,有网民在微博发布网络视频显示,阳泉副市长黄海涛对聚集的当地民众说,“阳泉商行现在运行正常,资金充沛,我用我市长的身份,用我的人格、党性给大家保证。”

一位与阳泉商业银行有业务往来的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之所以发生挤兑风波,与时任董事长李首明、行长赵建涛等先后被调查有关。此后,朔州农商行原董事长杨慧新成为阳泉商业银行新任董事长。不过,杨慧新主持工作没多久,也被调查。今年6月下旬,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会计财务处处长王珍云被任命为阳泉商业银行行长。当地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像王珍云一样的“救火队员”还有几位。

据天津市卫健委消息,8月15日12时至18时,我市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70例(中国籍63例、美国籍3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2例、乌兹别克斯坦籍1例),治愈出院68例,在院2例(均为普通型)。 第70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男,13岁,乌兹别克斯坦籍。该患者8月14日自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乘坐飞机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4℃,申报无症状。经海关检疫排查采样后,即转送至西青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8月15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即由120救护车转运至空港医院进一步检查,胸CT显示双肺间质纹理增多、局部磨玻璃影。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分型为普通型),现已转往海河医院。全程实施闭环管理。

上市公司控制权击鼓传花,新任股东不认旧账。“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该份担保函属于无效担保。”仁东控股认为:“我公司没有本案所提及的全部合同及担保函等全部协议原件,没有接触、签署过上述文件,也没有相关用印流程,没有相关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独立董事未发表独立意见。”

山西省晋中市开发区迎宾西街泰鑫商务A座,是一座略显陈旧的低层商务楼。在二楼,一张白底黑字的封条斜贴在玻璃门上。过去几年,这里是叱咤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德御系大本营:实控人田文军先后控制国内外多家上市公司,其中一家美股公司股价曾暴涨45倍,震惊华尔街,德御系也一战成名。

“以前董事会、监事会和经营层是三权分置的,都是各司其职,董事会提方案,经营负责执行,监事会去监督。后来就不是了,放贷款也是党委会说了算,比方说需要签字的时候,还要开一个党委扩大会。”一位阳泉商业银行原股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银行2014年前经营不错,每年都给股东分红,但从2015年至今,5年都没再分红。

此前,潞城农商行将包括仁东控股在内的7家公司和3名自然人告上法庭,并要求仁东控股对1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支付利息、增值税及附加约1.55亿元等赔偿。

据新华社消息,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统计,截至当地时间15日21时(北京时间15日20时),日本当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232例,连续3天确诊病例超过1000例,累计确诊55193例;新增死亡病例7例,累计死亡1093例。

5丨日本连续3天新冠确诊病例超千例

更为重要的是,德御系企业同时还参股潞城农商行。郝江波控股的和柚实业有限公司持有潞城农商行7.92%的股份。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跃实业),也曾持有潞城农商行7.5%的股份。另一家德御系公司——晋中金晟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至今仍持有潞城农商行9.67%股权,三家公司合计持有潞城农商行股份超过25%。尽管这三家公司没有股权关系,但《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德御系企业资料列表显示,这三家公司均列其中。

此外,龙跃实业2014年召开股东大会,投资入股山西寿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每股2元价格购买银行2000万股份;出资200万元,入股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

4丨莫迪表示印度将大规模生产本土新冠疫苗

对于这起诉讼,仁东控股喊冤,“在获悉此次诉讼事项之前,公司不知晓上述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事项,诉讼材料中提及的债务人晋中榆稼,经公司多方排查,并非我公司直接或间接控股公司,与公司没有任何股权或其控制关系及交易往来。”仁东控股在公告中称对此事不知情,并且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

上述落马官员主政期间,正是德御系密集入股银行时期,这些银行成为其纵横资本市场的造血机器。

上述资料显示,晋中榆稼曾于2013年12月为民生银行太原支行垫款1650万元为其解决不良贷款问题,当时协议明确民生银行太原支行按照年息18%支付给公司。如今,晋中榆稼要求银行偿还本金和相应利息,公司再按照要求归还民生银行贷款。

与发放贷款时的速度相比,还款的路曲折且漫长。合同约定的一年时间到期后,晋中榆稼没有按时还款。2018年10月18日,大业信托与潞城农商行签订了信托合同补充协议,信托期限由一年修改为两年。2019年12月,大业信托与潞城农商行签订了债权转让暨信托终止协议,将其对晋中榆稼享有的信托贷款本金15亿元和利息、违约金等债权转移至潞城农商行。

就在收购当天,齐星铁塔就接到新东家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通知,公司股票因此停牌。2015年7月,齐星铁塔公布定向增发63亿元收购北讯电信的方案。直到2017年4月,收购最终落地,齐星铁塔更名为北讯集团。此次定增,龙跃实业认购金额超过20亿元。

德御系从山西省晋中市发家,实控人田文军擅长资本运作。《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资料显示,包括上述提及的龙跃实业、和柚实业、晋中榆稼等在内,德御系一共控制了至少20家公司,其中一半以上是农贸公司。

2014年12月,上市公司齐星铁塔(现名北讯集团)公告称,龙跃实业以8.8亿元收购公司部分股权,成为新的控股股东,齐星铁塔成为了德御系在国内A股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如今,德御系公司龙跃实业被查封后,田文军的另一块商业版图才展现在人们面前:2013年至今,田文军的德御系企业先后入股晋中银行、阳泉商业银行等两家本地城商行,以及至少八家当地农商行。入股银行之多,当地人笑称他为“行长”。这位“行长”能量颇大,给入股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坏账,甚至搅乱了山西金融系统。

如法炮制。2015年12月,另一家上市公司仁东控股(曾用名宏磊股份、民盛金科)筹划资产重组,郝江波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几个月后,仁东控股拟23.1亿元收购一些资产,布局第三方支付业务及信用卡消费服务。

这起诉讼的前情是,2017年10月,潞城农商行认购了大业信托设立的一款信托计划,认购金额15亿元,预期年化收益8.5%,信托期限一年。该资管计划实际投向晋中榆稼粮油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晋中榆稼),用于补充其流动资金。合同10月18日签订,大业信托次日就向晋中榆稼发放了首期信托贷款9.8亿元,第二期信托贷款5.2亿元也在一周内到账。

不仅是国内资本市场,德御系在国外资本市场运作更早。2010年,在田文军运作下,德御农业挂牌美国股市,德御系正式踏入资本市场。5年后,德御系的稳盛金融也登陆美国,股价从10美元左右最高拉升到465美元,涨幅达到4500%,暴涨行情震惊了华尔街。今年,这家公司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提交2019年财务报表,分别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警告函和退市信。目前,公司需要在9月18日前提供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年度公司审计的最新信息,来决定是否还能再纳斯达克继续挂牌交易。

多线作战,动辄数十亿元资金,德御系钱从哪来?从时间线上来看,德御系布局上市公司的同时,大量入股当地商业银行,这些银行成为德御系的造血机器。

阳泉市商业银行的前身是阳泉市城市信用社,2007年9月正式挂牌成立。《2018中国城市商业银行发展报告》称,城商行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比如,城商行受限于自身规模和历史背景,在客户心中可信赖程度较低,一旦出现破产传闻或信用危机,大量客户就会集中到银行提取现金,挤兑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事件频发。

“我们的季前备战没有按照预想进行,所有事情都不太对。全队在一起训练的时间只有一周。我们没能按照想要的方式备战,但是这不是借口,我们还是有足够的球员,应该赢下比赛,但我们状态不佳,最终遭到了惩罚。”

15亿元信托案中的套路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资料显示,2013年4月,和柚实业以每股2元的价格认购晋中银行股份4000万股,田文军也成为这家商业银行董事;2014年从山西阳泉市的盂县农商银行两个股东手里购买超过10%股权;以每股2元的价格获得寿阳农商行2000万股权;2015年9月,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定向募资工作获得监管部门审批通过,注册资本由4亿元变更为8亿元,德御系企业以每股1.55元的价格认购5000万股,花费7750万元。

从2013年开始,德御系以和柚实业和龙跃实业为代表,密集入股超过10家山西当地银行。

在这份15亿元的信托合同中,德御系在其中扮演了贷款人、担保人和借款人三种角色,相当于自己贷款给自己。此后,德御系遇到债务危机,2018年将仁东控股控股权转让给仁东集团,该公司负责人为内蒙古前首富霍庆华的儿子霍东。2019年,仁东控股控股权又被转让给海淀国资平台。

今年,潞城农商行以晋中榆稼没能如期偿还贷款本息为由,向贷款人和担保人发起诉讼。其中,上市公司仁东控股曾出具担保函,给上述资管计划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该担保函盖有仁东控股原公章“民盛金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时任法定代表人闫伟的个人印章。

治理失控,阳泉商业银行成为了德御系的提款机。据财新报道,截至2019年9月末,阳泉商业银行实际的不良资产54.17亿元,不良率25.24%,拨备覆盖率16.02%,资本充足率-5.52%,资本缺口52.15亿元。该行对龙跃实业授信50.36亿元,对东旭集团、仁东控股和华讯方舟的授信余额分别为48.96亿元、63.45亿元和14亿元,合计176.77亿元,逾期近50亿元。

前述原董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前任董事长在任的时候,贷款超过1000万都要上董事会,贷给谁,董事们都清楚。继任的董事长风格变换,有些议案明显不合理,我不同意,就把我踢走了。”

上述熟悉山西资本市场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山西的城商行中,问题比较严重是阳泉商业银行、晋中银行和长治商业银行,前两者均与德御系有关。

一位阳泉商业银行的前董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田文军之所以能够入股阳泉商业银行,离不开赵国豪的引荐。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2007年入股阳泉商业银行,赵国豪从那时起就担任银行董事。2014年,伊甸城商业有限公司成立,发起股东分别为赵国豪实际控制的中煤兴源和德御系龙跃实业。

“德御系的真实产业没有多大体量。如果没有金融机构支持,他们不可能同时拿下几家上市公司,更何况要拿出更多钱进行资产重组。”一位熟悉山西资本市场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实际上,这份15亿元的信托合同发生时,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还是德御系企业。同属被告的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和柚技术),在2016年4月到2018年3月期间是其控股股东,和柚技术实控人则为田文军的妻子郝江波。

不仅是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落马,资产过万亿元的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4位负责人也密集被查——包括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崔联会,原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主任邢亮喜,原党委专职副书记、副理事长王忠泽,原党委副书记王再升。

3丨温州最“脏”村书记王国强涉嫌强迫交易,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早在今年6月,山西金融业危机的一些端倪就开始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