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地马拉首都一动物园重开总统为经济重启作出贡献

中新网8月26日电 据南美侨报网报道,25日,位于危地马拉首都危地马拉城的拉奥罗动物园重新开门营业,总统贾马太参加了开园仪式,称其为国家经济重启作出重要贡献,同时也为民众提供了一个健康安全的休闲娱乐场所。

危地马拉总统贾马太称,“疫情已经开始常态化,我们不能永远不出家门,商场、娱乐场所也不能永远不开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要适应新常态,这就迫使我们在强调防疫安全的前提下,开放各大场所。”

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家庭成员一起逛动物园,彼此之间也要保持1.5米安全距离。与此同时,危地马拉卫生部还建议游客减少与园内公共设施的肢体触碰。

相对三个女主的强话题性,剧中男性角色的争议性更大。7月21日,“陈屿不会说话”的类似话题还上了热搜。对此陈菲表示,强调女性视角是全剧的立足点和出发点,而对于女性题材中的男性刻画,主创也试图不偏废尽量着墨去刻画。陈菲说,相对来讲,陈屿的角色是正面立体的。他表现出理工男的冷漠时,有很多细节比如偷偷量婴儿床的尺寸、给老婆装小壁灯都很打动人,“他只是表达的少,这个在很多男性中是蛮普遍的,他是一个内心纯良的人。” 在剧集后期钟晓芹发生的被网暴事件,是他默默做了很多。而剧中也并非为了描绘女主的困境而刻意突出“渣男”,比如钟晓芹公司同事钟晓阳也很好,只是年轻,可能会莽撞一些,但也是真心实意对钟晓芹。还有后期出现的王自健的角色也是一个很好的人,只是王漫妮不喜欢他。

如今都市剧中一般表现30岁女性的剧集会把主线放在女主人公的事业线上,但《三十而已》中的女主婚姻、感情生活线占据了更多比重。在陈菲看来,虽然很多女性到了30岁人生面对的阶段性命题会落在婚姻和生育这两点上,这是女性社会角色转变的重要命题,但是剧中依然挖掘了人物在职业上的追求或者说个人价值的实现,剧中三个人物都做了这样的展现。比如说全职太太顾佳,她是和丈夫商量好暂时先管几年孩子,然后重回职场,她才是烟花公司真正的CEO。所以当她发现公司存在安全隐患时,她就想抓住新机会,用人脉为家庭的事业完成进阶;钟晓芹是一个没有太多目标感的人,想当咸鱼。当她在面临流产、离婚后,她才真正找到自己的技能点——写作,并且通过写作实现了家庭财务地位的逆转;王漫妮是未婚未育,对她来说,30岁的目标是要么在事业上有个进阶,要么有个情感的归宿。所以她在同时追求两个方向。当情感幻灭,她重新选择了职业方向,重新自我定位,最后她的落点是追求更广阔的个人成长空间,把情感作为一个随缘的选项。

人设:在个体故事中寻找情感共鸣

近年来关注“女性成长”的声音早已不足为奇,一面女性时常被添加“贤妻良母”的刻板标签,另一面却忽略了任何一种生活模式都会有它的利与弊。如剧中有关女性应该拼事业还是拼家庭、留在大城市打拼还是回老家过安稳小日子等话题都是对“女性到底该怎样生活”引发的广泛探讨。“处于30岁年龄关口的女性所面临的压力,她们的情感、婚恋、事业,都需要被表达。”陈菲表示,“当代社会把人的青春期拉长了,三十也不必着急而立,三十也不用焦虑。”

《三十而已》整部剧的核心在“而已”二字,传递着一种“不低头、不妥协”的人生态度。对于剧中的三位女性而言,尽管三十岁的人生会遭遇重重困境,但在她们心中:三十岁,一切都可以重新出发。在陈菲看来,这个年代的30岁女性较十年前相比对世界的了解更多,她们对于自我的认知、对于自我价值的实现也更为看重,她们本身所经历的时代、受过的教育、各种势能,让她们更智慧成熟体面。“当下的女性会更勇敢直面自己的欲望,更遵从内心为自己而活。”

报道称,拉奥罗动物园初步将只开放35%场馆供游客参观,每天最多接待5000人。游客必须遵守规定,全程佩戴口罩,在入口处排队测量体温等。动物园在入口处设立“消毒区”,游客必须进行彻底消毒。另外,园内各个场馆内部也配置了消毒凝胶等产品。

创作:王漫妮的职场故事都来自真实

在众多女性题材剧中,三十岁女性是非常难以提炼和表达的,过于温和,给人不痛不痒的感觉;过于激烈狗血,又很难引发观众的共情。《三十而已》的创作方法论是做有情感共鸣的“特殊人设”,陈菲将其概括为“离地半尺的传奇”。“从创作角度来讲,我们不想代表或定义当下的三十岁女性群体,而是希望截取她们身上的多个侧面,在个体故事中寻找情感共鸣。”“全职太太”“恨嫁的沪漂女青年”“已婚却没有方向的乖乖女”,《三十而已》塑造了这样三个拥有“特殊人设”的角色,虽然她们的身份、经历有一定的极致特殊性,但她们所处的人生阶段、遇到的生活难题,是当代女性可以产生共鸣的。

个体的经历千差万别,群体的困境一体同源。《三十而已》看似展现的是三位女性的故事,实则关注的是大多数三十岁女性面临的集体现实困境。从个体的生活困境延伸到公共的社会话题,30岁女性所面临的主要生活困惑和难题有来自于外部压力,更有自己内在的焦虑,主要都是围绕情感、事业、家庭、生育、育儿、婚姻、父母养老和自我实现。在已播出的几集内容中,便可以提炼出“子女教育”“职场竞争”“夫妻情感维系”“生育选择”等多个女性现实问题。

民调数据显示,对美国政府和其他对华鹰派人士而言,他们过去十年间利用债务陷阱批评中国的策略收效甚微,他们应该寻求更加有效的传播和沟通策略。对研究中非关系的学者而言,不仅不能局限于自身的调查数据,也应时刻质疑那些妨碍准确了解非洲民众对华印象的刻板叙事。(完)

民意调查权威机构“非洲晴雨表”日前对非洲民众对中非合作的看法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跟5年前民调相比,大多数非洲国家对中国的正面评价比例要么一如既往地稳定,要么有所上升。总体而言,在接受调查的18个非洲国家中,59%的人认为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大多是正面积极的。与世界其他许多国家对中国印象两极分化严重相比,这一比例相当高。

《三十而已》的三个女主没有人拥有绝对完美的人设,她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各自的缺点。陈菲说,尤其在“顾佳进入太太圈”走捷径这条线,是批判的视角。而这种“非完美”人设在三位女主人公身上都有所体现,包括钟晓芹在婚姻当中一开始走向离婚也不是她老公一个人的问题,是双方互相感知和沟通的问题。“我们希望观众看到的不是俯视、高高在上的爽剧,女主什么都是对,什么都是爽,这不是我们的创造方法和初心。”

“非洲晴雨表”数据表明,许多批评中国对非合作的分析人士很可能误读了非洲公众的对华情绪。尽管媒体对中国“债务陷阱”“新殖民主义”、假冒伪劣产品等议题报道似乎没完没了,但数据表明,中国在许多非洲国家仍惊人地保持着正面公众形象。

生活艰难,剧中“沪漂”王漫妮对再刁钻的客人也报以微笑;衣食无忧的全职妈妈顾佳为了孩子上幼儿园,使尽浑身解数、四处请托;做惯了公主的钟晓芹为了在公司有更多存在感,将所有杂物工具准备齐全,以此获得同事们的肯定。这些细节还原了三位女主人公内心处最深的焦虑:成为王漫妮一般的职场强人,会在他人眼中显得过于有心机和野心;成为顾佳一样的完美太太,会以牺牲部分个人梦想为代价;成为钟晓芹一般的平凡人,又难免被生活的柴米油盐长期困扰。

贾马太还强调,开放营业场所离不开卫生机构的努力,是他们根据疫情制定了新的防疫规定,最大程度保障民众健康,让国家经济活动顺利重启。

为了保证人物塑造和社会话题的可信度,创作团队做了大量人物的案例调查。例如,王漫妮在剧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顾客,及其销售工作中的经历,都来自奢侈品店销售员的真实故事。据陈菲介绍,编剧张英姬和出品方柠萌的剧本中心都做了不少深度采访和用户洞察,王漫妮的故事,她在店铺里遇到的竞争,她个人的职业进阶,包括遇到形形色色的客人,这些全部是采访得来的。“我们力图在她这条职业线的特色上做得非常真实,而且在三个人里面职业塑造也主要在王漫妮身上。后期她讨债专员的经验和案例都是来自于编剧张英姬的一个朋友。”

据报道,当前,危地马拉首都圈还处于红色警戒级别,景区和餐厅还未照常营业。

核心:当下女性更遵从内心为自己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