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沉浮录”大厦将倾

深圳市罗湖区贝丽北路44号的东方金钰大厦周围,随处可见翠绿色的珠宝展示图,正门的黑匾上,深黄色的字体标注着“中国翡翠上市公司第一家”11个大字。

4月25日,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探访了东方金钰董秘办,在此之前,记者曾多次致电上市公司公开对外的联络方式,皆无人接听。

在原石价格飞涨时期大幅“囤货”,导致存货占流动资产比例超过九成,以及大肆扩张,进军互联网金融业务等“战略”,在多年之后东方金钰的这些举动确实被证实“不成功”,也让公司变得无比沉重。

但东方金钰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

十五、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发出的冷淡,干嘛花力气去恨一个不相干的人。

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季度,东方金钰的经营每况愈下,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51亿元、2.31亿元和-0.71亿元,同比下降16.47%、7.83%和128.32%。

这是腾讯第二次在财报中公布有关云计算业务的营收。在2018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腾讯曾透露2018年前三个季度,腾讯云营收达到60亿元。

东方金钰给出的应对措施有三招:向金融机构沟通债务展期、加快存货出售和账款催收,以及引入战略投资者。

公司主要从事物品智能保管与交付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主要产品为智能快件箱和自动寄存柜。公司有优质稳定的客户群体,是Amazon、Smart Carte智能快件箱产品唯一供应商、丰巢科技智能快件箱产品主要供应商之一。公司产品技术水平领先,定制化研发能力较强。2016-2018年主营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7.02%、54.31%。

十、不要以为世界上的人都在关心你的事,你是不是以为人人都在盯着你?其实,各人有各人的烦心事,根本没人管你这档事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3楼上市公司总部的办公楼内,有超过一半的工位空缺,当记者询问公司代董事长赵宁身在何处时,公司多名员工表示“不清楚”“出差了”“不在办公室”。

截至目前,东方金钰已披露的三起诉讼纠纷待执行,涉及本金累计9.96亿元,另有多笔累计40.61亿元的债务逾期。

记者走访了解,东方金钰大厦合计有六层,其中三层均已出租,其中四楼租给了一家名为中金创展的小贷公司,主要从事珠宝贷款,东方金钰持有其2.86%的股份。一楼为玉石展厅,但人迹寥寥。

上图就是2015年Q1-2018年Q4,腾讯“其他”业务的毛利率情况。自2016年Q1以来,实际上一直在持续改善,从7%左右,最高时候超过了25%。这种毛利率大幅改善,当然有赖于腾讯支付业务的逐渐成熟。

六、当有人和你过不去时,请远离小人,保持平静的心情。不要生气,但更不要记得。对付一个人最狠的办法,不是教训他,而是从记忆里删除他。

四、这个社会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你行了,都是人巴结你,你不行,连狗都来踩你。

坊间亦传言,赵兴龙的赌石成功率高达80%,但是资本市场的“赌局”上,赵兴龙输得一败涂地。

那么,2018年Q4,腾讯云的毛利率大概有多少呢?

不过,我在看完财报之后,粗略估算了一下,腾讯云高增长背后,代价实际上也不小。

2016年第一季度,腾讯支付业务开始快速起步,并且在过去3年里实现了爆发性增长。这是推动“其他”业务快速增长的最重要因素,其次才是腾讯云。

面对种种“异常”,上交所给出了闪电警告,“无法在4月30日前完成本次年报披露工作的,本所将实施停牌”。

十二、人总要找点事情做,让自己忙起来,忙起来才知道生活不易,才明白平时的忧伤都是矫情。

根据东方金钰2018年半年报显示,受国家金融政策及经济环境影响,部分授信金融机构基于对公司产业发展认知和还贷信心不足,在多重压力下,开始出现抽贷或压贷现象。

从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由云业务和支付业务组成的“其他”业务的收入,一直高速增长,持续成为腾讯财报的亮点。

这个较低的整体毛利率和由此带来的巨额亏损就是腾讯云2018年获得100%增长背后的代价。

董秘办公室的接待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现在正忙于赶制年报,无法回应相关问题,一切事务等年报披露完毕之后再做回应。

九、如果一个人足够想你,他绝对会忍不住思念来找你,而不总是你理他,他才理你。友情也好,爱情也罢,这之间没有腼腆一说。

随后,东方金钰债务危机爆发,兴龙实业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全部冻结,且由于多方质押,兴龙实业轮候冻结股数是其实际持有公司股数的三倍。赵宁也因债务问题被列入失信人名单,从曾经的“云南首富”跌落神坛。

从图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其他”业务的整体毛利率从2018年Q3和Q4开始较高点出现下滑。这种下滑的重要原因,是毛利率较低的腾讯云在“其他”业务中的占比进一步攀升,从而抵消了支付业务毛利率的改善情况。

简单算下来,2018年第四季度,腾讯云的营收达到31亿元。

然而,东方金钰(600086.SH)黄金时代已逝。

按照我的估算,腾讯云的毛利率可能在非常小的个位数。这个毛利率比UCloud、金山云都要差,应该在行业内排名非常靠后,整体业务必然大幅亏损。

五、人们日常所犯最大的错误,是对陌生人太客气,而对亲密的人太苛刻,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天下太平。

2019年1月,股东兴龙实业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并被受理,同时向法院申请对东方金钰进行债务司法重整。

2016年,腾讯云计算业务刚刚起步不久。从腾讯前后披露的数据来估算,2016、2017、2018年的营收大概分别是:20亿、45亿、91亿。这样算下来,云业务在“其他”业务中的占比大概在10%左右。

实际上,调整之后连续两个季度付费客户实现100%增长,确实也证明在经营云计算业务上,腾讯云比以往任何时候的发力更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机构人士处了解,东方金钰上市公司体外,还有巨额资金待偿。

半年报显示,当期公司的净利润不过3107.97万元,财务费用高达3.24亿元。

正是第三招,让东方金钰彻底从天之骄子沦为“众矢之的”。

十七、得到的同时,便是失去的开始;欲望满足的瞬间,即是偿还的时刻。

半年前,东方金钰董秘刘雅清离职,这一职位至今仍虚位以待,由实控人赵宁兼任。

七、幸福不是拥有多少,而是心态如何。笑看得失才会海阔天空;心有透明才会春暖花开。人生如此而已。

3年来,“其他”业务从腾讯整体营收中的占比从7.3%,增长到2018年第四季度的28.5%,成为腾讯新的增长引擎。

同时,公司2017年3月发行的“17金钰债”付息违约,涉及利息5250万,债券评级被联合评级下调至“C”。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沪深两市共有32只新股上市,30只已开板新股的平均一字涨停板数量为7.23个。2月至今,两市共有18只新股上市,16只已开板新股平均收获了8.5个一字涨停板。值得注意的是,3月中旬上市的上海瀚讯收获了15个一字涨停板,每签获利达到4万元,成为今年到目前为止打新最赚钱的一只新股。截至目前,今年以来的上市新股中,每签获利超过2万元的共有10只。

当然啦,我们也可以把这看作是腾讯云为了实现短期内付费用户快速增长,进行的“促销”行为。

有一名员工在闲谈时对记者说道:“公司快不行了,就这么几个人,赵总不在,连法院都找不到他,你还能找到他?”

对于此次业绩修正增亏的原因,东方金钰表示,是近日收到了公司诉讼纠纷的执行裁决书,预计产生约6亿多元的营业外支出。

2018年7月被爆出资管产品利息兑付逾期以来,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便一发不可收拾,截至4月18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未清偿债务高达40.61亿元。

公司主要从事包括IPTV、互联网电视、有线电视网络增值服务、省外专网视听节目综合服务、手机视频等新媒体业务,主要客户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公司拥有区域垄断优势,独家运营与广东IPTV集成播控服务配套的经营性业务,同时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拥有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业务、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许可的互联网电视运营商之一。2016-2018年主营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5.3%、101.63%。

十一、相互吹捧的是做官的人,互相看不起的是搞文艺的人,见面不说实话的人是做生意的人。

三楼和六楼分别为东方金钰及其子公司中瑞金控的办公地,有趣的是,两处办公楼门口都摆放着一尊关公神像,神像前供奉着100元人民币,却不见前台工作人员。

与东方金钰的冷冷清清相比,四楼中金创展的办公区域却人声鼎沸,灯光与装潢也更为靓丽。

二十、人越长大不一定越成熟,但一定会越固执。知人不评人,知理别争论。

十九、人与人之间,距离是一种学问。落魄时,尽量靠近点,以便互相取暖;得志时,别靠太近,以免彼此受伤。

三、没有人格上的独立,就缺少自信;没有经济上的独立,就缺少自尊;没有思考上的独立,就缺少自主;没有人格上的独立,就缺少自信。

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出现部分债务到期未能清偿,部分股权及银行账户被冻结,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多次轮候冻结,公司主体及债项信用评级下调,公司流动性不足,小贷公司也面临部分客户贷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在回拨机制启动前,新媒股份和智莱科技的网上发行数量分别为1280万股、1000万股,网上申购上限分别为12500股、10000股,顶格申购分别需要12.5万元和10万元深市市值。预计2只新股的中签率都不会太高。

2016年,作为徐翔“暗仓”的东方金钰被曝光,赵兴龙因牵涉其中,遂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其子赵宁接过东方金钰的大旗。

在此之前,东方金钰曾将2018年的巨额亏损归结于“去杠杆等金融政策调整和公司重大经营决策失误”。

如果假设支付业务毛利率为26%(整体业务毛利率曾超过25%,很保守地预测支付业务毛利率要超过25%),那么算下来,腾讯云整体毛利率只有3.5%。而如果支付业务的毛利率进一步提升27%,腾讯云整体毛利率就会是负数。

2月11日、12日,东方金钰连续两日一字涨停。

年报“雷”紧随其后。4月22日晚,距离年报披露截止日还剩6个交易日,东方金钰大幅修正业绩,从预亏9亿-11亿元变成预亏16亿-17.5亿元。

八、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努力奋斗仅仅是为了能活着,别冠上努力奋斗是为了成功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如果我们估算的还算靠谱的话,腾讯云的毛利率可以说真的很低了。UCloud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它的整体毛利率在40%左右,而金山云的整体毛利率也在15%以上。

如果新媒股份和智莱科技上市后,能达到今年以来上市新股的平均水平——7个涨停板的话,则每签获利分别约为2.81万元、2.35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新媒股份和智莱科技的发行市盈率相比同行业都存在较高的折价,如果达到行业市盈率,新媒股份需要约7个涨停,智莱科技需要约8个涨停。

在上交所问询高压下,东方金钰按下卖壳暂停键。

智莱科技 智能快件箱行业领先者

十八、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能看到胜利者的汗,却看不到失败者的泪。

不久,媒体曝出中国蓝田,与此前因财务造假退市的“蓝田股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蓝田的法定代表人,与二十多年蓝田股份的董事长都叫瞿兆玉。

以季度来看,2018年Q4,云在“其他”业务的占比应该上升到了13%左右。这是因为支付业务的规模上来了,增速开始大幅落后于腾讯云。

2018年9月30日,腾讯进行了较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成立了新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云计算业务的战略地位得到强化。此后云事业群的负责人汤道生也频频接受媒体采访,表达做大云计算的决心。

二十一、所有的动力都来自内心的沸腾。如果你做不到一件事,无论是搞好关系,还是寻找爱人,还是减肥,都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想做。

公司的债务压力也越来越大,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的67.64%上升达到2018年年9月末的74.18%,其中截至2018年9月末,公司一年内要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和短期借款分别高达42.06亿元和8.26亿元,而同期公司的净资产仅为31.36亿元。

对于云服务营收的增长,主要原因应该是付费客户同比增长逾一倍。在第三季度财报中,腾讯云也披露称付费客户实现了同比三位数的增长。

但真正釜底抽薪的致命一击,在2018年的“银行抽贷”。这一年,国内实体企业遭遇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和金融政策收紧双重打击,东方金钰也在此列。

接下来就来分享一下得出结论的过程。

2017年年初,东方金钰与定向增发募集30亿资金购置房产,用于建设珠宝营销网络,但由于公司没有充分披露赵兴龙与徐翔案对公司的影响,以及购房中涉及住宅类房地产投资,这项增发案被证监会否决。

2018年,金山云实现22亿元营收,亏损8.47亿元。腾讯云的毛利率比金山云还低,人员成本肯定比金山云高,亏损多少大家可以自己估算一下。所以在2018年,腾讯经营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 39%下降至 20%,腾讯云应该“贡献”不小。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金创展成立于2008年,是由近50家珠宝公司共同成立的小贷公司。股权分散,每个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为超过4%。东方金钰认缴2000万元,持股2.86%,与另外四位股东一起并列第二大股东。

从意气风发的云南首富,变成“无处遁形”的老赖,这不仅是赵宁的“劫数”,更是东方金钰的命运滑铁卢。

腾讯云客户也以游戏、视频为主,其实跟UCloud的客户群非常相似,而后者的公有云毛利有40%左右。腾讯云整体毛利率较低,很可能是在一些服务上进行了大幅补贴,比如CDN服务、存储服务或者网络服务等。

在腾讯游戏业务低迷,短视频、资讯等消费端应用没有起色的时候,腾讯云的高增长其实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是一个不错的故事。只是腾讯讲这个故事,背后的代价着实不小。

十四、没用的东西,再便宜也不要买;不爱的人,再寂寞也不要依赖。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

下嫁蓝田遇阻、逾40亿债务缠身,迎接东方金钰的会是什么呢?

十三、不要执着于令自己痛苦的事物,不要去惦记再也回不去的曾经。人总是要往前走的,有些事,放弃得越早,未来就会越好。

新媒股份 全国领先的新媒体业务运行商

下图就是UCloud各业务线的毛利率。除了存储是负的毛利率以外,计算、数据库、数据分析等产品的毛利率都挺高。

令人唏嘘的是,2006年借壳多佳股份上市后,东方金钰一直有着“翡翠第一股”之称,它主要从事翡翠原料供应、翡翠首饰零售等业务,创始人赵兴龙是当时声名远播的“赌石大王”。

十六、人生就像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喝起来是苦涩的,回味起来却有久久不会退去的余香。当眼泪流尽的时候,留下的应该是坚强。

附:2只新股上市后每签盈利模拟计算

2月2日晚,东方金钰突发公告,股东赵宁、王瑛琰与中国蓝田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将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股权转让给中国蓝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