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宠物经济崛起行业年线上销售额超300亿

每5.4秒就有一场直播 年线上销售额超300亿

“太可爱了!”“这只猫的眼睛像蓝宝石一样美”……如今,爱看宠物直播的人有不少。在蠢萌的宠物背后,隐藏着宠物经济的庞大市场。《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突破2000亿元,整体规模达到2024亿元,同比增长18.5%。宠物经济崛起,尤其是线上,宠物消费异常火爆,商业模式更加多元。

“目前直播带货中的确存在很多问题,其中的一些乱象已经违背了社会的公序良俗,带来了负面价值导向,让直播带货变成了‘带祸’。”邱宝昌说,对于行业本身来说,这种乱象会使用户流失、产业发展跑偏,从而影响行业的长远发展。

案例:随着越来越多人走进信息技术带来的数字生活,文化领域的各类直播日渐风靡。日前,第十届江苏书展举办期间,沈石溪、韩青辰等多位作家走进网络直播间,为书迷们推荐好书,并与书迷们“云上”实时互动。据悉,此次的直播环节共吸引了上百万人次的观看量,空降直播间的作家、编辑们也对直播带货十分赞赏,认为这是书展现场活动的补充,打破了空间的限制,给他们提供了和更多网友“云会面”的机会。

例如,层出不穷的线上宠物课程,单价从1元到数千元不等,内容涵盖宠物的日常饲养、美容造型、医疗护理,帮助用户了解宠物生活习性、读懂宠物心理、训练宠物技能;许多宠物博主通过线上的知识分享为线下的宠物美容、宠物医院、宠物寄养等服务导流宣传;也有萌宠博主将宠物打造成IP进行变现,如推出玩偶、钥匙坠、手机壳等周边产品来盈利。

案例:今年的清明假期,闭馆中的故宫博物院联合多家媒体,首次进行了网络直播。据了解,故宫直播共进行了三场,全网总浏览量超过4.3亿,其中总播放量约1.9亿,话题讨论总量约2.4亿。全程看直播的北京市民张越说,博物馆干货多、话题有感染力,有些宝贵的场面更是难得一见,所以她早早留出时间等待每一场直播。

技术赋能 直播行业发展空间巨大

2020年9月,朝阳市中院作出二审判决:一、维持辽宁省喀左县人民法院(2019)辽1324刑初140号刑事判决的定罪及附加刑部分,即被告人赵小宏犯受贿罪,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已缴纳);二、撤销辽宁省喀左县人民法院(2019)辽1324刑初140号刑事判决的主刑部分,即判处有期徒刑4年;三、判处上诉人赵小宏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朱巍指出,对于某些庸俗低俗的直播内容,成年人能够做出理性判断并及时屏蔽。可是,对于价值观人生观尚未完全形成的青少年,其不良影响可能较大。平台应该进一步加强并严格执行管理,对不良主播坚决说不,优化后台算法和推荐,引导用户多关注积极健康的文化内容,从源头制止主播的失范行为。

郭新茹指出,网络直播间不仅具备个人属性,还具备公共属性。从这个角度来说,主播也是公众人物,其一言一行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有关部门应该出台系列规范网络主播平台的政策法规,对违规违法内容类别进行明确界定。引导扶持优质内容生产,提升对直播平台内容的信息监测、追踪能力。扶持奖励为地方实体经济线下引流达到一定规模的直播平台、明星主播,加大对直播带货行业刷单、虚假宣传、假冒伪劣等不良行为的惩罚力度。

跨界“出圈” 提升主流文化在直播中的竞争优势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指出,这是故宫第一次尝试以直播的形式为观众呈现其春日、建筑和空灵之美,相比于平时的人头攒动,此次直播也让很多人看到了故宫少有的一面,希望广大观众通过互联网走进故宫,了解故宫承载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汲取文化的力量。

“在内容方面,直播的发展也为文化的传播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当前我们应该抓住全民直播的关键期,大力传播和发展主流文化,鼓励和支持传播主流文化和传统优秀文化的博主,通过平台政策来提升主流文化在直播行业的竞争优势。”张晓红说,随着5G时代的到来,直播会继续跟更多行业、产业、场景结合碰撞,相信在不久的未来,会有更多更高品质的直播产品呈现在大众面前。

澎湃新闻梳理二审判决书发现,法院一审认定赵小宏受贿金额为237.9万元,主要集中在其担任朝阳县交通局长、朝阳县副县长、朝阳县常务副县长时期(2006-2013年)。值得一提的是,赵小宏44项受贿事实中,有39项涉及其父母过世时所收礼金,单笔金额少则1万元、多则5万元,合计93万元。

乱象频发 莫让直播带货成“带祸”

此外,时任朝阳县交通局局长、县财政局局长、县畜牧局局长、县国税局局长、县地税局局长、县残联理事长、县公安局局长、县国土局局长、县住建局局长、县教育局局长、县民政局局长、县安监局局长、县人社局局长、县公路段段长、县委办副主任、县政府办主任以及当地多名乡镇领导、企业负责人均在赵小宏母亲或父亲去世时送上单笔金额至少1万元的礼金。

除了宠物食品,健康、玩乐、打扮、社交活动相关的宠物消费需求呈上升态势。在宠物出行相关消费的搜索中,宠物车载帐篷增长了三倍,宠物太空舱增长超过200%。疫情后智能养宠兴起,自动猫砂盆增长879%,自动饮水器增长120%。

受疫情的影响,2020年直播带货的火热程度超出许多人的预想。从各路明星纷纷加入,到大批企业家以及官员的加入,再到淘宝、京东以及快手、抖音的角逐,直播带货俨然成为2020年最大的“风口”。

同样,为与赵小宏处好关系、好办事,朝阳万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某也分别于2008年、2011年赵小宏母亲、父亲去世时,送给赵小宏现金2万元和5万元。

今年8月举办的第23届亚洲宠物展上,阿里妈妈联合亚宠展、天猫宠物行业发布宠物经济系列报告,过去一年宠物行业线上销售额超过300亿,天猫淘宝占比超过七成,天猫平台上宠物品牌数量的增速同比超过60%。

公开资料显示,赵小宏,男,1969年1月出生,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他早年曾任朝阳县交通局局长、党委书记,朝阳县副县长,朝阳县委常委、副县长等职,2013年调任朝阳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理事会主任,此后还担任过朝阳市政府副秘书长,朝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等职。

法院二审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上诉人赵小宏的犯罪事实清楚。赵小宏对事实亦无异议。同时,赵小宏在羁押期间揭发、检举,对“突破、认定杨某某等人涉黑犯罪起到关键作用”。上述事实,有喀左县公安局及朝阳市纪委监察委第七纪检监察工作组出具的情况说明予以证实。

快手大数据研究院日前发布《2020快手宠物生态报告》。报告显示,快手宠物短视频的单日最高播放量达7亿。截至2020年5月,快手上每5.4秒就有一场宠物直播,场均直播时长1小时,日均直播时长1.6万小时。宠物观众数量超1亿,活跃宠物作者数量也达7.5万,“80后”“90后”宠物作者占比达80%。早在今年3月,淘宝发布的《淘宝经济暖报》也显示,2月份淘宝上宠物直播的场次同比增长375%,每天有100万人在淘宝直播上看宠物。

此外,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创新工程首席专家高宏存也坦言,数字化社会,网络文化内容生产呈现出参与主体多样、技术与内容形式创新叠加、互动参与创造内容等新特征,与此同时以当代风尚与传统价值、多元化与主旋律、个体自由与刚性管理等为代表的网络多元文化价值的摩擦持续深化,给网络文化内容管理规制带来治理难题。因此,要从治理主体、管理机制、技术管理方式、法律法规完善及网络伦理建设等方面入手,构建系统的网络文化内容监管治理体系。

(本报记者 訾 谦)

以宠物为核心的“它”经济正在崛起,业内人士表示,从养宠人群的年龄段来看,“80后”“90后”成为中国养宠“主力军”,消费群体的年轻化,推动线上宠物经济走向繁荣。除了宠物买卖,宠物食品、托管、服饰、美容、摄影、医疗、殡葬、保险等细分赛道的商业模式不断推陈出新,且与产业链条紧密结合。

“作为大量没有名气的主播中的一员,我自己的直播通常以表演才艺为主,但是观众往往寥寥无几。”斗鱼直播平台的主播冯翀表示,一些主播仅靠行为古怪、故弄玄虚吸引“流量”,就能获得平台的推荐,缺乏可持续发展后劲。

2019年5月,赵小宏因涉嫌犯受贿罪被喀左县监察委员会留置,同年8月被刑拘、逮捕,并开除公职。

天津的杨先生有20多年的养狗经验,他告诉记者,现在宠物经济越来越发达,产品和服务越来越细致。早先宠物可能吃剩菜剩饭,如今有狗粮猫粮,还有各种补充营养的食品;以前养狗早晚遛遛就行,现在还得买玩具逗它开心。如果要让宠物过上“精致”生活,必然少不了金钱投入。

其实,不只是作为“国民团宠”的狗和猫,鸽子、观赏鱼、仓鼠、羊驼、爬虫、乌龟等宠物同样备受关注。在快手平台上,羊驼短视频日均播放量超120万,变色龙短视频日均播放量超60万。

但在火热的同时,频繁翻车、假货不断、刷量造假、质量存疑和售后无门等问题层出不穷,似乎也将直播带货带入风口浪尖。目前,在一些国内电商专业消费纠纷调解平台中,就有不少关于直播带货的投诉。其中,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关键词“主播”的投诉消息,投诉量将近2000条,问题主要集中在虚假宣传、出售假货、退换货以及售后问题上。

“与传统媒介中的电视直播、电台直播不同,网络直播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门槛变得越来越低,这也是各个直播平台迅速崛起,以最快速度占领市场的主要因素。”中研普华研究员闫素飞表示,网络直播不受时空限制,可随时随地播放,同时可与网友实时互动,所以网络直播的受众群体庞大。

日前,国家网信办等8部门联合召开工作部署会,对深入推进网络直播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进行再部署,推动研究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提升直播平台文化品位,引导用户理性打赏,规范主播带货行为,促进网络直播行业高质量发展。

“我有过多年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网购的经历,但是直到现在对于直播带货还是敬而远之。”26岁的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张庆楠说,直播带货的交易过程不仅有主播、有商家还有供应商,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总让人觉得像“一锤子买卖”。

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了“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其中提到,直播带货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直播带货商家未能充分履行证照信息公示义务;部分主播特别是“明星主播”在直播带货过程中涉嫌存在宣传产品功效或使用极限词等违规宣传问题;产品货不对板,平台主播向网民兜售“三无”产品等。

在北京工作的小陈表示,如今生活节奏快、压力大、陪伴少,“云吸宠”(在网上观看别人拍摄的宠物视频)能让人放松心情、打发时间。“看蠢萌的柴犬猜零食在主人的哪只手里,或者是看精力充沛的喵星人和自动发球机大战几十个来回,都很能纾解压力。”

业内人士介绍,中国最早的互联网直播起源于2005年,多为“秀场直播”,也就是“唱歌跳舞聊天室”。2014年后,随着移动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技术的高速发展,直播行业迎来了发展最为迅猛的时期,无论是游戏还是音乐、无论是教育还是美食,花样繁多的直播形式极大地拓宽了直播行业的边界。

赵小宏提出上诉,其中一条理由是“其父母去世、孩子升学及逢年过节收受的礼金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属违纪行为”。其辩护人也称,赵小宏父母过世时所收受的93万元礼金不能一概认定为受贿,其在“三节”收受的94.9万元礼金属违纪行为。

哪些人在赵小宏父母去世之际送上高额礼金?

中国的直播业发展有萌芽期,迎来过爆发期,也有平稳期,总体来看,直播行业的发展稳步向前。

华创证券分析,近年来,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宠物正远离曾经看家护院的功能,向纯粹的情感寄托功能演变,宠物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当前全国家庭宠物保有率仅4.4%,最高的上海也仅为19.8%,而美国的宠物保有率达68%;就宠物平均消费金额看,中国也仅为美国的1/3,日本的1/5。预计未来五年,中国宠物行业能够保持年均15%以上的增速。

随着技术的全面普及和各行各业的加入,如今的网络直播已进入发展关键时期,如何让内容更有传播力,是每一个从业者必须思考的问题。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张晓红认为,从崛起到井喷,直播行业仅用了3年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直播行业的选择面更宽,一些传统商家和机构也纷纷登场,行业面临深度洗牌。

“回顾这两年网络直播行业的发展,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我认为是‘出圈’。原本受众群体比较固定的直播被越来越多的大众所知晓。”KK直播副总经理都汉钧说,如今直播不仅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深入每个人的生活,“直播+教育”“直播+旅游”“直播+体育”“直播+电竞”……直播界限的拓宽,为未来带来更多可能。

二审判决书介绍:2008年、2011年赵小宏的母亲、父亲先后去世,朝阳英达矿业负责人肖某为感谢赵小宏曾帮助其解决过矿上一些困难,也为了与之处好关系,先后送现金2万元和5万元。

对此,国家网信办等部门对网络直播行业开展专项整治,两个月来,各部门依法处置158款违法违规直播平台,挂牌督办38起涉直播重点案件,督促平台清理有害账号及信息,封禁一批违法违规网络主播,明确直播打赏作为平台和主播履行服务合同的法律性质。在网络直播与公众生活日益密切的今天,只有彻底整治其中的各种乱象,才能让网络直播为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赋能。

2020年4月3日,辽宁省喀左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赵小宏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单场观看人数破千万、商品上线“秒”光、开场几十分钟成交额过亿元……从最开始贩卖食品、日用品,扩展至汽车、房子到疫情期间各地方直播销售土特产,直播带货以迅雷之势快速进入我们的生活,直播带货俨然成为电商营销促销的“新法宝”。

朝阳市中院认为,上诉人赵小宏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237.9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应予刑罚处罚。上诉人赵小宏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应认定为立功表现。综合评价上诉人赵小宏自愿认罪,有坦白情节且系如实供述办案机关不掌握的同种较重罪行,全部退赃,缴纳罚金,有立功表现等从轻处罚情节,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近几年,网络直播行业发展迅猛,正在逐步成为部分网友休闲娱乐的主要途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直播带货进一步走红,网络直播的覆盖用户规模更是超过5.6亿人。然而,井喷式的网络直播形式也提高了乱象的衍生概率,如何让网络直播在井喷的同时实现规范发展,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原任朝阳海玉通矿业总经理刘某为与赵小宏处好关系、方便企业生产,分别于2008年、2011年赵小宏母亲、父亲去世时,送给赵小宏现金2万元和5万元。

不过,也正因为低门槛、低准入,网络直播行业也存在大量良莠不齐的现象。南京大学长三角文化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郭新茹表示,在数字经济技术的推动下,我国网络直播平台发展迅猛,泛娱乐化、强交互性的特点使其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用户,而经济利益、社会名望的诱惑也致使部分网络直播平台所发布的内容存在明显失真、失范的现象,对网络直播平台内容进行规范化管理已刻不容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宠物外卖也迎来爆发。饿了么发布的《2020宠物外卖报告》显示,过去一年,饿了么宠物外卖订单增长135%,用户平均一单消费125元。目前,饿了么上宠物商品、服务超过3000种。猫粮、犬粮、猫砂、罐头、零食等商品的销售增长都超过100%。

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宠物食品是宠物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2019年人均单只宠物犬年消费达6082元,人均单只宠物猫年消费金额为4755元,同比增长10.3%。如今,这些消费很大部分转移到线上。无论是日常网购消费还是电商节日大促,为宠物下单、囤货成为新的消费热点。

案例:“在直播上看到的玫瑰花特别饱满,又鲜艳又水灵,没想到寄到家里不仅花朵打蔫,好多支还出现了腐烂的情况。”回忆起5月份在某直播带货平台上购买的玫瑰花,家住上海的刘宇就满心怒火,“当时正值‘520’前夕,本来玫瑰花就是直接邮寄给女朋友的,这么一弄,节日的气氛瞬间被破坏。”在当天的直播带货中,像刘宇这样的顾客还有很多,虽然经过多方协调,鲜花供应商承诺对消费者进行100%的赔偿,但是这样的消费经历,却让更多被直播带货所吸引、准备跃跃欲试的消费者保持了客观理性的观望态度。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介绍,直播带货的本质是广告行为,若网络主播将未使用过的产品推荐给消费者,一旦产生纠纷,网络主播应承担直接责任。若网络主播既是代言人又是经营者,在直播带货的过程中,虚标交易量,夸大产品作用,使得消费者冲动消费,行政机关可以结合实际违法情况,对其处以不同金额的罚款。若其所推销的商品质量不合格,消费者购买使用后出现问题,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要求网络主播及商品生产经营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亿人,占网民整体的62%,其中泛娱乐直播行业移动用户规模超过1.5亿人。此外,预计2020年中国企业直播服务领域市场规模将突破50亿元,同比增长150%,至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191.29亿元,行业发展空间巨大。

除了卖萌搞笑,宠物的带货能力不容小觑。今年“6·18”促销期间,抖音宠物主播“汪小隐严选”与宠物垂直电商E宠合作,直播带货金额达208万元,累计观看总人次近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