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港公署正告美参议员乱港言行注定以失败告终

中新网3月3日电 据外交部驻港公署网站消息,针对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有关议员继续就香港特区警方依法对黎智英等采取法律行动无理纠缠、说三道四,驻港公署发言人表示,美方有关政客屡次打着所谓民主与自由的幌子,颠倒黑白、不分是非,粗暴干预特区法治和司法独立,我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发言人表示,美有关议员睁着眼睛说瞎话,昧着良心搞包庇,公然为黎智英等罪证确凿的祸国乱港分子洗白美化,公然抹黑香港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和警方依法执法的正当行为,公然以“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相威胁,赤裸裸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与法治,其言可鄙,其心可诛。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法治的香港,美有关议员的乱港言行注定以失败告终!

鸭子灭蝗是个什么操作?什么情况下鸭子灭蝗才可行?这次的蝗灾会不会威胁到我国?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多位专家。

中科院院士、生态和昆虫学家康乐此前曾对媒体表示,本次蝗灾应该不会对我国形成严重威胁。康乐说,目前非洲、阿拉伯国家和印度、巴基斯坦等地发生的蝗灾是由沙漠蝗造成的,这种蝗虫在中亚和西亚也可以形成灾害。但中国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上世纪初,有科学家在我国云南发现有沙漠蝗,但未被之后的科学家再次证实。

释疑3:蝗灾会不会入侵国内?

中国派出的蝗灾防治工作组已于2月24日抵达巴基斯坦卡拉奇,工作组由农业农村部国际合作司、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草原管理司、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中国农业大学和山东省植保总站派员组成,将在信德省、俾路支省和旁遮普省开展灾情实地调研,为巴方提供蝗灾防治技术支持。目前,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已经考察了巴基斯坦信德省的沙漠地区,已动身前往俾路支省和旁遮普的蝗虫栖息地进行考察。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家禽研究室主任卢立志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常用的蝗虫防治方法包括药物杀灭和生物防治。其中,生物防治不会造成环境污染,更具生态环保意义。

在蝗灾小规模爆发和特殊的地理环境下使用,效果有限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侯卓成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鸭子的嘴部宽扁,比鸡能够更快速吃掉蝗虫,并且连土里的蝗虫卵也能吃到。

沙漠蝗种群密度的高低主要受限于食物丰富度。一般年份沙漠中植被稀疏,沙漠蝗难于获取充足的食物,存活率低。此外,沙漠蝗的发生与蝗卵孵化期和降雨密切相关,降雨会增加孵化率。因此,降雨量和频次对沙漠蝗的预警和预测非常重要。

风险较小,但仍要保持警惕

20余国遭遇数十年一遇蝗灾

当前,临近中国的巴基斯坦正遭受20多年不遇的蝗灾,对本国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造成了严重影响。当地时间1月31日,巴基斯坦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严重蝗灾。

全新开发的上海防汛防台指挥系统将在6月1日上线。防汛防台所有的指挥调度,都在这个平台上进行操作,包括防汛干部进行应急处置流程等。相比过去以电话、微信等人工操作来说,响应更及时。在智能调度方面,未来将实现泵车自动调度。系统自行匹配最优配置、最优路线。(完)

但就在今天下午,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召开新闻发布会,专家组表示,从目前考察情况来看,在巴基斯坦不适合采用鸭子灭蝗这一技术,化学农药和生物农药的喷洒更有利于紧急治理巴境内的大面积蝗灾。

本次蝗灾的罪魁祸首是“沙漠蝗”,是全世界最具破坏力的迁徙性害虫,飞行能力强、食量大,可聚集形成巨大蝗群。它们每天可以随风飞行150公里,存活时间为3个月左右。一只雌性蝗虫可以产大约300颗卵,1平方公里规模的蝗群一天的进食量相当于3.5万人一天的进食量。

鸭子自身可以消化蝗虫身上携带的病菌

释疑2:吃了蝗虫的鸭子,人还能吃吗?

侯卓成介绍,目前鸭子吃蝗灾中的蝗虫没有问题,鸭子自身可以消化掉蝗虫身上携带的病菌,吃完蝗虫后的鸭子可以继续成为人类食物,“除非蝗虫被事先打了生物农药”。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近期,西非到东非、西亚至南亚20多个国家遭遇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蝗灾。去年12月起,严重的蝗灾席卷了整个东非地区。目前,除非洲以外,红海两岸蝗灾规模继续扩大,已影响也门、沙特、阿曼。此外,受强季风影响,大量蝗群一周前抵达海湾两侧,“造访”了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和伊朗西南海岸区域。

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抵达巴基斯坦支援抗灾

中国自古就有牧鸭治蝗的方法,但这个方法适合在蝗灾小规模爆发和特殊的地理环境下使用,效果有限。目前巴基斯坦蝗灾大面积爆发的情况下,建议用紧急措施,比如采用化学农药治理和微生物农药等生物防治措施,目前比较成熟的微生物农药包括微孢子虫类和绿僵菌,这是可以大规模用飞机喷洒的快速有效控制蝗灾的方法。

中国科学院院士康乐、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魏佳宁团队对“蝗虫群体防御机制”研究发现,群居型蝗虫会大量释放挥发性化合物苯乙腈,而散居型蝗虫几乎不合成苯乙腈。群居蝗虫在遭到攻击时会立即将苯乙腈转化为剧毒化合物氢氰酸,对鸟类具有趋避作用 。当蝗虫大量聚集时,天敌不喜欢吃蝗虫,原因之一便在于此。

农业农村部近期监测调度分析称,沙漠蝗对我国的危害概率很小,国内大规模暴发蝗灾风险很低。目前,农业农村部已密切跟踪境外蝗灾动态,同时安排云南、西藏等省区加强边境的蝗虫监测,严防迁入危害。

那么吃了蝗虫的鸭子,是否还能成为人类餐桌上的食物?

据央视新闻报道,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今日表示,从目前的考察情况来看,巴基斯坦不适合采用这一技术。

“消除蝗灾一定是各种手段综合作用的结果,鸭子灭蝗只是治理蝗灾的手段之一,单凭着一种方式很难达到效果,不宜把鸭子灭蝗的效果过分夸大,最终要多管齐下才能达到最佳治理效果。”侯卓成说。

多名专家表示,蝗灾入侵国内形成威胁的可能性不大。中国农业大学昆虫学教授石旺鹏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沙漠蝗虫短期内入侵我国的风险较小,但是仍然要保持警惕,与联合国及相关国家合作,共享灾情相关信息,做好监测、药剂和人力准备。

其实,鸭子帮助治理蝗灾在国内早有先例。2001年6月中新社曾报道,当年新疆蝗灾发生面积近2000万亩,新疆在防治过程中加入生态灭蝗手段,例如饲养“灭蝗鸡”、“灭蝗鸭”、“灭蝗鸟”等来消灭蝗虫,效果颇佳。

由于鸭子习惯群居,管理比鸡方便,生命力、觅食能力、抗寒能力也更强,适合野外生存。此外,鸭子的食量比鸡大,一只鸡一天最多能吃掉约70只蝗虫,一只鸭子能吃200多只,效率提高3倍。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监测,全球沙漠蝗灾自今年年初起有恶化趋势,有利的气候条件使沙漠蝗灾在东非、西亚和红海周围地区广泛繁殖。

李柳萌也告诉记者,根据目前研究,未发现鸭子吃了蝗虫后有不良反应。

释疑1:什么情况能用鸭子治理蝗灾?

蝗灾中聚集的蝗虫,鸭子会吃吗?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据外媒报道,巴基斯坦信德和俾路支两省约有8万公顷农作物遭到破坏,牧场和林地也受侵扰。俾路支省农业部估计,蝗虫侵袭仅在该省就造成了约46.3亿卢比(约合4.5亿人民币)的农业损失。另外,蝗虫目前每天破坏约3.5万人的口粮,预计今年巴基斯坦谷物和棉花收成会大幅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