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首批动车组女司机春运期间将正式上路

她们都是90后,春运期间上岗

女司机在模拟室中模拟驾驶动车。

令人欣慰的是,5个月坚持下来,瘦了40余斤,100多位体重超标“老痛风”也在带动下加入了步行减重队伍。

运动频率:有氧运动时间较长,可采用运动2-3天,休息1天的方式,根据具体情况调整。

在武汉市三医院痛风门诊的患者中,已有100多位“老痛风”在胡海清带动下加入了“步行+慢跑”减重队伍,大家还建了个微信群,网上晒步数相互监督鼓励,互相交流减重经验。

9日下午,这几位女学员正在进行动车组副司机考核,一个个笑容满面、飒爽英姿,预计在春运期间她们将跟随“贴地飞行”的列车驰骋在广袤山河。

“七仙女”都是“90后”,吕向阳说:“她们积极向上,性格豁达,女孩子更加细心,动车司机女生也可以!”“能成为第一批动车组女司机我感到非常自豪,一想到就要成为动车副司机跟车实习了,心里又兴奋又紧张,但我已经准备好了。”“肯定紧张,但是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李俊杰和张云路打开了话匣子。她们也同样在努力追逐自己的动车司机梦,继续传承这光荣与梦想。

身高1.75米、体重280余斤的小李,虽然只有28岁,但已患痛风10年。今年7月,他找到胡海清治疗。据小李介绍,一年365天,痛风发作就有200多天,一发作就吃药,但仍无法完全缓解。

记者:痛风患者怎样运动好?痛风患者采取哪种运动方式好?能不能参与剧烈运动?

10月底,在胡海清的带动下,小李终于开始运动减重,每天坚持步行和慢跑。胡海清还邀请科室的专业康复师、营养师帮助小李减肥。1个月以后,小李成功减掉了30余斤,目前仍在坚持减肥。

往常只看到动车司机穿着制服、拉着行李箱好像很风光的样子,其实开动车并不容易,每学习一个原理,都要去模拟室做相对应的练习。

“胡主任,我这属于家族性的肥胖,就算再怎样努力运动,也很难瘦下来,”接受手术治疗后,小李非常害怕运动。

春运来了,她们的动车司机梦近了。

去年6月11日,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济南机务段迎来了七位女动车司机学员。

“真正去学习以后,才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26岁的动车组女司机学员李俊杰说,“我们要学习7种车型,5种列控,配合到一起去开动车,可要数十种操作方法,真的好难!”

被称为“总教头”的山东省济南机务段动车车间教育副主任吕向阳是“七仙女”的老师,吕向阳跟记者分享了教学的5个部分,分别为基本礼仪、理论知识、专业知识、操作和心理素质。“我对她们非常严格,这个职位的责任非常重,平常教学中理论和操作一定要结合起来,这样学习才不抽象”,吕向阳强调。

26岁的李俊杰家在青岛,曾经是一名机车电工,她的丈夫名叫魏梦琪,是济南机务段的一名普速火车司机,两人有个2岁的女儿。

记者跟随“七仙女”来到模拟室,发现实际驾驶间是很小的,最多能站下3个人,前方指示台上有许多按钮,5个显示屏,还有许多专业设备。模拟过程中,司机需要每30秒踩一下踏板来证明开动车过程中,注意力是十分集中的,还不断做一些“握拳”“指”的手势,并且说着“紧急切换注意”“进路好了”等呼唤用语。记者询问过后,食指和中指指向正前方的手势表示确认,握拳手势则表示警惕运行。

记者12月1日了解到,胡海清已减重超40斤,而与他打赌的患者小李也减了30余斤。

早在1975年,同样有一批风华正茂的姑娘,她们怀揣梦想,成为中国第一代内燃机车女司机,她们所在的三八青年女子机车组,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曾荣获“全国三八红旗集体”等荣誉称号,成为当时一道靓丽的风景。

“我觉得我肯定赢了,作为动车组副司机跟车实习到20万公里就可以考动车司机了。”李俊杰信心满满。

胡海清:一项研究结果显示,从对50岁以上的494名受检者测定发现,胖者较非肥胖者高尿酸血症的患病率高3倍,减轻体重对于降低血尿酸水平减少痛风发作有积极作用。

据了解,动车副司机需要车下作业和车上作业,车下需要与动车司机配合对车辆进行检查,并且需要在每一站下车对动车车头进行简单检查。在车上要在开车前对按钮、显示屏等仪器进行故障检修,还要在行驶过程中进行前方确认与仪表确认。

本版图通讯员陈舒 摄

胡海清:剧烈运动,耗氧增加,生成嘌呤增多,并不适合痛风患者,且剧烈运动排汗多,尿少,尿酸排出减少,不利于痛风缓解。而无氧运动,体内酸性环境增加,也不利于尿酸溶解排出。

武汉晚报讯(记者伍伟 通讯员江泓颖 陈舒)从今年7月开始,武汉市第三医院痛风门诊主任胡海清,每周都要从武昌街道口出发,环武汉三镇“暴走”,全程达30多公里。然而,他并不是为了备战马拉松,而是与体重高达280斤的痛风患者打赌“谁先瘦”!

谈到开设痛风门诊,胡海清主任对“痛风之痛”曾深有体会,“我自己患痛风疾病15年了。当初刚患上痛风时候,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由于家族遗传性肥胖,想着自己也很难瘦下来,便没有在意。但是肥胖还是诱发了痛风,“胡海清说:“别人一年疼几次,我是一年没有几天不疼的。后来自己经过系统的治疗,已经连续6年没有发作。

“痛风主任”坦言开设武汉首家痛风门诊初衷

胡海清说:“其实痛风并不可怕,可怕是没有正确认识到疾病。很多痛风患者,只是在出现关节疼痛时才吃药治疗,疼痛缓解后就把痛风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殊不知关节疼痛只是痛风危害的冰山一角。”胡海清进一步解释,“痛风治疗除了急性发作期治疗,关键在于慢性维持期治疗,只有把血尿酸控制达标了,才能从根本上控制痛风性关节炎的再次发作及防治由高尿酸血症导致的相关疾病。”

运动强度:以监测心率、血压为标准,不同人群适当调整,如老年人,心率<90bpm,以不喘气为主。

记者:为何要与患者打赌减重?

胡海清:瘦身成功,贵在保持。每个人可以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运动方式,并且在一定阶段后,增加新的运动。比如说,当心肺功能增加后,除了步行还可以增加慢跑这种运动方式,但无论采用何种减肥健身方式,一定要节制饮食,拒绝含糖饮料。

记者:为什么要选择“暴走”的方式?

运动时间:20-60分钟,根据年龄、体重、强度而定。

记者:5个月下来,你的减重体会是什么?

“当时顾虑也很多,丈夫是司机就很忙,我要是报名了,还要去济南学习,后面会更忙。可是最后我还是决定要来看看。”现在夫妻俩在济南安了家,李俊杰的父母也到济南来帮忙照顾外孙女,夫妻俩还打赌看谁能先成为动车司机。

说减就减!今年7月开始,47岁的胡海清开始了他的减肥计划。令小李咋舌的是,胡海清选择的健身方式别出心裁——每周进行一次环城“暴走”,从武昌街道口家中出发,经长江大桥、江汉一桥、中山大道、长江二桥,再返回街道口,全程30多公里,一趟走下来得花四五个小时,距离相当于一次正规马拉松了。除了每周一次“暴走”,胡海清每天还会抽时间,环蛇山步行,全程也有五六公里。

适合痛风患者的运动方式:低强度、有节奏、不中断的长时间的有氧运动。包括行走、慢跑、太极拳、体操、非对抗性乒乓球、羽毛球等。

文/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瑞超 实习生 夏添

胡海清医生每周一次的环城“暴走”

“你看我,身高1.65米,体重210斤,也是家族性肥胖,信不信我先瘦给你看?”胡海清一拍桌子,与小李“对赌”谁先瘦下来:“我瘦下来了,你也得跟着减重!”

胡海清医生和患者小李“对赌”谁先瘦

经过药物及手术治疗,小李的痛风结石去除了,但体重依旧居高不下。胡海清告诫小李,肥胖和痛风息息相关。肥胖度越高,相应血尿酸水平越高,痛风患病率也越高。控制高嘌呤饮食摄入,节制饮食,减轻体重可降低血尿酸水平,控制痛风发作。

“曾被痛风折磨15年,已连续6年没发作”

胡海清:这样健身时,可以看到平时在开车时见不到的特色建筑及风土人情,在愉快的心情中锻炼身体是人生一大快事。作为武汉市公立医院首家痛风门诊的创立者,我建议家族性肥胖、患有痛风的病人应该在季节气候合适时多去户外运动。

经检查,小李痛风结石很厉害,双脚已不能穿鞋,双手不能握勺吃饭,不能自己穿衣。更为严重的是,小李还出现痛风性肾功能不全。如果不能有效治疗,势必会逐渐发展为四肢不同程度残疾,肾衰竭等危及生命的严重后果。

每次上痛风门诊时候,发现大多数痛风病人都属于肥胖体质,劝说他们减肥,他们都只是点点头,根本没有实际行动。我后来想,自己这么胖,怎么说服患者减重?

“许多患者对痛风不够重视,导致反复发作,而且痛风因其疾病特点涉及多个学科,单一的科室或者专业已经无法准确地诊断疾病和制定治疗方案,患者就诊时往往无所适从,”胡海清坦言,如此造成治疗极其不规范,同时治疗结果也会有很大差异,也易出现误诊和漏诊的情况,这也是当初开设武汉首家痛风门诊的初衷。

郑方圆是这一批学员中年龄最小的,只有22岁,她在2018年来到济南机务段,父亲也是一名铁路人,父亲怕“掌上明珠”太苦太累,郑方圆却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父母也最终同意了。

“我能修火车,那我也能开火车”“为什么男生可以去开火车,女生就不可以呢”。今年春运期间,山东首批动车组女司机将正式上路。在成为动车组女司机学员之前,她们有的是机车电工,有的是信号员。她们最大的27岁,最小的21岁,平均年龄22岁,身边的同事都亲切地称她们为“七仙女”。